小说中环境描写的作用

小说环境的描写用法和作用
高中、初中 小说环境的描写用法和作用 小说环境描写是指对人物所处的具体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的描写。其中,社会环境是指能反映 社会、时代特征的建筑、场所、陈设等景物以及民俗民风等。自然环境是指自然界的景物,如季节变 化、风霜雨雪、山川湖海、森林原野等等。小说环境描写有以下作用 一、交代事情发生的地点或背景。 在小说的中,一般会有社会环境的描写,交代事情发生的地点或背景,增加故事的真实性。 例如小说《子夜》一文中,吴老太爷进城时有这样一段描写: “汽车发疯似的向前飞跑。吴老太爷向前看。天哪!几百个亮着灯光的窗洞像几百只怪眼睛,高 耸碧霄的摩天建筑,排山倒海般地扑到吴老太爷眼前,忽地又没有了,光秃秃的平地拔立的路灯杆, 无穷无尽地,一杆接一杆地,向吴老太爷脸前打来,忽地又没有了,长蛇阵似的一串黑怪物,头上都 有一对大眼睛放射出叫人目眩的强光,啵——啵——地吼着,闪电似的冲将过来,准对着吴老太爷坐 的小箱子冲将过来,近了!近了!吴老太爷闭了眼睛,全身都抖了。他觉得他的头颅仿佛是在颈脖子 上旋转,他眼前是红的,黄的,绿的,黑的,发光的,立方体的,圆锥形的,——混杂的一团,在那 里跳,在那里转;,他耳朵里灌满了轰,轰,轰!轧,轧,轧!啵,啵,啵!猛烈嘈杂的声浪会叫人心 跳出腔子似的。 ” 这段社会环境描写, 借吴老太爷的所见所闻, 交代了故事的时代背景——20 世纪 30 年代的上海, 与纽约一样,,既是天堂也是地狱。吴老太爷却觉得自己被送到了“魔窟” ,上海在他看来满街是“怪 兽” 。 又如鲁迅的文章《孔乙己》中开头对鲁镇酒店的格局的描写: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 可以随时温酒。 做工的人, 傍午傍晚散了工, 每每花四文铜钱, 买一碗酒,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 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 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 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 这段环境描写赋予人物活动以特定的空间,就像一幅清末江南小镇的世俗画。顾客贫富悬殊,阶 级明显对立。这咸亨酒店正是当时黑暗社会的缩影,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这样的描写为主人公孔乙 己的出场作了铺垫。孔乙己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遭逼迫、受侮辱、得不到温饱、没有人同情与 怜悯,最后悲惨的死去。 二、渲染气氛。 一般来讲,每篇小说都有一种感情基调,每篇作品也有一种特定的氛围,作家往往用生动的自然 环境描写,来渲染故事的气氛,从而增强故事的真实性,感染读者。 例如,鲁迅先生的《故乡》开篇这样写道: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地响,从篷隙向外一 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 “苍黄的 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的环境描写,一下子就将小说悲凉的气氛烘托了 出来。 而鲁迅《药》一文结尾一段:时令虽已是清明,然而天气仍“分外寒冷” , “歪歪斜斜”的路旁 是“层层叠叠”的丛冢;这里没有生机,只有“支支直立”的枯草发出“一丝发抖的声音” ;这里没有 啼鸣的黄莺,只有预兆不祥的乌鸦,而且“缩着头,铁铸一般站着” 。这里借助环境描写渲染出了坟场 阴冷、凄冷的气氛。 例如《孙悟空大战红孩儿》 ( 《西游记》选段)孙悟空离开了乌鸡国,夜住晓行,将半月有余。忽 又见一座山,真个是摩天碍日。接着有一段景物描写: “高不高,顶上结青霄;深不深,涧中如地府。山前常见骨都都白云,圪腾腾黑雾。红梅翠竹, 绿柏如松。山后又千万丈挟魂台,台后有古古怪怪藏魔洞。……” 险山恶水、白云黑雾、挟魂台、藏魔洞等景物,共同营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神异奇幻的境界, 渲染了神秘诡异、变幻莫测的气氛。接下来作者将这奇境与奇人、奇事熔于一炉,构筑成了一个统一 和谐的艺术整体,展现出一种奇幻美,演绎出惊心动魄的故事。而所有这些,都笼罩在这借助于环境 描写渲染出来的神秘诡异、变幻莫测的气氛里,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性和立体感,达到了引人入胜的艺 术效果。 三、烘托人物的心情。 小说中的环境描写有时候也能烘托人物丰富的心理,凸显人物心理活动,起到画龙点晴的作用。 例如王愿坚的《七根火柴》中的环境描写在这一方面就更为突出。 “卢进勇从树丛里探出头来,四下里望了望。整个草地都沉浸在一片迷蒙的雨雾里,看不见人 影,听不到人声。被暴雨冲洗过的荒草,像用梳子梳理过似的,躺倒在烂泥里,连路也给遮没了。天, 还是阴沉沉的,偶尔还有几颗冰雹洒落下来,打在那浑浊的绿色水面上,溅起一朵朵浪花。他苦恼地 叹了口气……” 这里的景物描写的主要作用就是衬托卢进勇因受伤而掉队后迷茫、无助、苦恼、着急、盼火的 心理,当然也为后边火柴的出现作好了铺垫。 小说《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做客回来,作者巧妙地插了这样一段景物描写: “天开始模模糊糊地黑起来了。城市的四面八方,灯火已经闪闪烁烁。风温和地抚摸着人的脸 颊。隐隐地可以嗅到一种泥土和青草芽的新鲜味道。多么好呀,春夜! ” 这段景物描写当来自孙少平的目光, 似乎暗示了一个下午的经历如此地紧张, 让人喘不过气来, 现在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因此,这司空见惯的夜晚和泥土、青草的味道竟然也这么美好。这里的 环境描写成为人物心理活动的契机,并映衬着人物的心理——从最初的惶恐,到后来的紧张,再到最 后的心情舒畅,其中既有物质的富足带来的威压,又有超越地位阶层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作者细致地 描绘了孙少平内心的扰动,把他的敏感、自尊而又自卑的心理描绘得淋漓尽致。孙少平的这次做客经

历,是一次精神的历练,既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又使他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情。 四、反映人物的性格或品质,烘托人物形象。 人都活动生存在一定的环境中,环境既是人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又影响着人的性格和气质。 山明水秀,杨柳依依,则人物秀丽可爱;茫茫林海,朔风呼啸,则人物剽悍刚猛;天高地广,牛 羊肥壮,则人物豪爽开朗。 例如《李逵负荆》 ( 《水浒》选段)的开头,写道: “此处草枯地阔,木落山空,于路无话。 ”这 句话描写的自然环境显得寥廓苍劲,烘托出主要人物李逵的粗犷豪放、勇猛胆大、 “风风火火闯九州” 的高大威猛形象。尽管文字不多,但精炼生动传神。正所谓“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 人有其口声” (金圣叹语) , 我们可以说: “人有其环境” 。 生活中环境造就人物, 小说里环境映衬人物。 社会环境描写,又能表现人物的身份、地位、性格。 《平凡的世界》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现在没 办法拒绝了, 少平只好跟着润叶姐起身了。 他一路相跟着和润叶姐进了县革委会的大门。 进了大门后, 他两只眼睛紧张地扫视着这个神圣的地方。县革委会一层层窑洞沿着一个个斜坡一行行排上去,最上 面蹲着一座大礼堂,给人一种非常壮观的景象。在晚上,要是所有的窑洞都亮起灯火,简直就象一座 宏伟的大厦。 ”就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进贾府一样,孙少平跟润叶进县革委会大门到她二爸家,两 只眼睛紧张地扫视着这个神圣的地方,县革委会“像一座宏伟的大厦” ,非常壮观,这段描写烘托了少 平的身份——农家子弟,未见过世面的,其特征性格是腼腆、拘谨的。 五、推动情节的发展。 小说的情节发展与环境描写往往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环境描写以情节为依据,而情节发展 又离不开环境描写。 例如: 《曹操煮酒论英雄》中“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一句, 因为天气的变化,引出了对“龙”的评论,从而推动了情节的发展。 又如《边城》中写道: “天已快夜,别的雀子似乎都休息了,只杜鹃叫个不息。石头泥土为白日晒 了一整天,草木为白日晒了一整天,到这时节各放散出一种热气。空气中有泥土气味,有草木气味还 有各种甲虫类气味。 翠翠看着天上的红云, 听着渡口飘来生意人的杂乱声音, 心中有些儿薄薄的凄凉。 ” 情窦初开的翠翠“在成熟中的生命,觉得好像缺少了什么” , “好像眼见到这个日子过去了,想 要在一件新的人事上攀住它,但不成” 。翠翠渴望爱情而还没有着落,有孤单失落之感。这时祖父在渡 船上忙个不息,顾不上她,杜鹃叫个不息,泥土、草木、各种甲虫类气味,生意人的杂乱声音,更增 添了翠翠内心的纷乱和孤独之感,因此她“心中有些薄薄的凄凉” 。这里的环境描写成为人物心里活动 的契机并映衬着人物的心情,还有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作用。 六、深化作品主题。 分析小说的主题,离不开对人物和情节的细致分析,也离不开对环境的认真考察。 如老舍的《骆驼祥子》中,为了刻画人力车夫祥子的辛苦,揭示旧社会劳动人民的悲惨,作者 极力刻画了日烈雨暴的情景。当日烈到人不能忍受的程度,祥子还不得不拉车挣钱;当雨暴到人不能 行走的程度,祥子还不得不在雨中挣命。通过这样的环境描写,展现了祥子吃苦耐劳、勤劳的本性, 从而揭示了旧社会劳动人民生活的疾苦和悲惨的主题。

自然环境不仅仅是交代人物活动的场所,还能孕育人的气质,涵养人的精神,从而揭示出人物性 格形成的原因,进而深化小说的主题。 《红高粱》中写罗汉大爷在他愤怒地打算报复骡子时的景物: “东方那团渐渐上升的红晕在上升 时同时散射,黎明前的高粱地里,寂静的随时都会爆炸。 ”在渲染恐怖气氛的同时,传达出罗汉大爷的 反抗力量不断积聚的过程。黎明前的日子是最黑暗的, “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 中灭亡! ”罗汉大爷铲完骡子后, “天亮了,从东边的高粱地里,露出了一弧血红的朝阳,阳光正正地 照着罗汉大爷半张着的黑洞洞的嘴” , 这表现了罗汉大爷在报复骡子后的快感, 也暗示了他将会遭到 “骡 子”的报复。从而起到深化主题的作用。 从《红高粱》整篇小说来看,红高粱和血是贯通全文的线索,读者都无法抗拒红高粱与血海的 吸引力。它们都以红色的色彩刺激着人们的感官,但更重要的是,它们在本文中宽广的履盖能力使读 者不得不将它们作为阅读与理解的重要窗口:无边无际的高粱地,红如血海,为人物提供英勇抗敌的 活动天地,也激发人物去爱、去恨、去生、去死,尽最大可能张扬自己的生命。 一段具体的环境描写,作用往往是多方面的,这需要根据具体的语言环境去综合分析。 一、为人物活动创设典型环境,推动情节发展演变。 《智取生辰纲》部分,杨志等人一上路,作者就开始写太阳,写树林,并从多个角度反复渲染气温之 高之热。而这些对环境的描绘,不仅为杨志等人押解生辰纲同时也为晁吴等人智取提供了一个典型环 境,突出了杨志的精明、老练、谨慎及晁吴等人的足智多谋,推动了情节的发展。也就是说,天气的 酷热难当,成为矛盾冲突发生、发展、激化以至解决的重要客观原因。因为天热,军健才“雨汗通流” “叹气” “走不得” ,才要求杨志趁凉早行,而杨志却“正热里”行路,因而引起众人的抱怨;因为“红 日当天” “热不可当” , 所以众军健黄泥冈上见树林就要歇凉并死活不走, 杨志与众人矛盾才不断激化; 因为天热,众军健才见酒就迫不及待要买来解渴,终使中计,失掉生辰纲。从另一角度看,也正是因 为天热,吴用“智”取的妙计才使一万个小心的杨志着了道儿,作品对炎热天气的刻意描写完全是为 “智取” 。 二、暗示故事发生的时代特征。 如鲁迅小说《祝福》序幕部分对鲁镇祝福景象所做的描绘就不仅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落后封闭的 农村小镇,为小说情节的展开创造了一个典型环境,同时也向我们展示辛亥革命后中国广大农村依然 如故的社会现实,封建思想、封建秩序依然占据着统治地位,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状况没有得到丝毫 改善,尤其是广大劳动妇女依然处于社会的最下层,这就预示了祥林嫂悲剧命运的必然性。 三、渲染气氛。 任何一件事情总是发生在某种特定的情形之中,这种特定的情形即通常所谓的气氛或氛围。小 说作为一种静态语言艺术,不可能像舞台艺术或影视艺术那样,直观创设氛围感染读者,它是通过情 景创设,即通过对某一场景的描绘,将有关声响、色彩、情形诉诸文字,然后借助读者的想象力,从 而为人物活动情节的展开渲染某种氛围。如: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间或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 ”啭着它的喉咙,不久之间这小鸟儿又好像明白 这是半夜,不应当那么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

——选自沈从文《边城》 这段文字通过对皎洁月光下山林竹篁间繁密如雨的虫鸣及偶尔传来的“落嘘”婉转莺歌的描 述,为翠翠倾听爷爷讲述有关母亲的故事渲染了静谧爽朗的氛围,也为翠翠梦见虎茸草、追寻朦胧的 爱情创设了诗情画意般的意境.再如《祝福》一文在祥林嫂死后,一再写到雪花的簌簌下落,其意也 在为祥林嫂之死渲染浓郁的悲凉气氛,从而进一步表现祥林嫂死得寂然无声。 四、烘托人物形象或特定情形下的特定心理。 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如同现实中的人物,总活动在特定的环境中,他与其所处的环境势必构成相 依相存的关系,因此,从不同角度衬托人物,便成了环境描写的基本功能。环境对人物的衬托作用有 正衬和反衬两种。 正衬的突出特点是环境同人物和谐一致,社会背景、自然风光、气氛与色调等与人物的性格、 命运、言行组成和谐的艺术画面。反衬是根据相反相成的道理,偏偏创造一种与人物形成反差色调的 环境,以便更突出地渲染人的命运、性格、心理和感情。因此在鉴赏小说景物描写的相关文字时,不 能仅将其视作纯粹的景致,同时还应关注其与相关人物之间的关系。 如鉴赏孙犁小说《荷花淀》 ,就不能将“皎洁的月光” “净爽的小院” “白天剖好”的“湿润润” 的苇眉子仅看作环境的组成要素,其实这些描写更重要的作用在于烘托人物形象,突出水生嫂勤劳、 利落。再则,一切环境特色,都是通过作品中的人物感触来完成的,如《陈奂生进城》一文对陈奂生 进城途中微微的风及暖暖的阳光的描绘,就是直接借助陈奂生的感受来完成的。虽然这里仅有寥寥数 语,却将翻身农民喜悦愉快的心情充分展示出来。 此外,人物特定的心理状态,将直接作用于他所耳闻目睹的景致,使它因观测者的主观情思的 不同而呈现出扑朔迷离的变化, 正所谓 “感时花溅泪, 恨别鸟惊心” 。 那反过来根据景致所展示的基调, 也就能确定人物特定的心理。 五、烘托、深化文章的主旨。 小说不是论文,它的主题思想不能直说,更不能硬贴上去。好的小说总是把思想隐藏在形象深 处的。小说中的形象不仅包括人物形象,同时包括为人物活动所创设的环境。诚如它的定义所说的: 小说是以人物形象塑造为核心, 通过具体的环境描绘和完整的故事情节来反映现实生活。 鲁迅小说 《风 波》开篇便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夏日黄昏中乡村土场的田家乐园场景: 临河的土场上, 太阳渐渐的收了他通黄的光线了。 场边靠河的乌桕树叶, 干巴巴的才喘过气来, 几个花脚蚊子在下面哼着飞舞。面河的农家的烟突里,逐渐减少了炊烟,女人孩子们都在自己门口的 土场上泼些水,放下小桌子和矮凳;人知道,这已经是晚饭时候了。

这段环境描写在交代故事发生的具体环境、 展现封闭落后的农村现状和氛围的同时,与农民群众 的愚昧守旧思想一致 ,与小说结尾的场景相呼应 ,进一步烘托并深化了作品主题:不启发群众觉悟,不真 正推倒封建势力,任何社会变革都不会成功。


相关文档

小说中环境描写的作用1
浅谈小说中环境描写的作用
小说中环境描写的作用与练习
小说中环境描写作用1
小说中的环境描写及其作用
环境描写在小说中的作用
小说中环境描写的作用 我的
小说阅读中环境描写的作用
小说中自然环境描写的作用
理解小说中环境描写的作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