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魂3》隐藏剧情细节图文解析_图文攻略_全通关攻略_高分攻略


《黑暗之魂3》中有些隐藏剧情细节有些玩家还不是很了解,这里给大家带来了《黑暗之魂3》隐藏剧情细节图文解析,一起看下吧。

初次对话,她会称我们是迷路的人,并表示自己是卖东西的。

在这里,我们可以买到A大的一套狼骑士盔甲,和一枚之前我们提到过的,洛斯里克主祭的戒指(这里不太确定,希望有人可以去确定一下)。

为什么老防火女会出现在无火的祭祀场?而她将你称为迷路的人,是否说明,这并不是属于你的祭祀场,你不该来这里呢。

细心的我们可以在灰心哥留下盾牌的地方,看到一把不死队的剑,而此时的灰心哥,不还好好的坐在我们的祭祀场里吗?(LZ这里已经是二周目)

而且在LZ仔细观察了建模后,确定这把确实是不死队的剑而不是狼骑士的剑。

但为什么老防火女会在这里卖狼骑士的盔甲,而门外的墓碑又有一把不死队的剑呢?

也许只是一个卖情怀的彩蛋?

我们可以回到出生地,我们出生的棺木被一群鸟人围住,将他们击杀后,我赫然发现,里面竟有一具伸出手的尸体。这,是还未被唤醒的我吗?

我们确实是在这口棺材中醒来,而我们醒来时,古达已经不是古达,而是灰烬审判者,而这时的我们,还是一具躺在棺材里伸出手的尸体,这是否又印证了,我们的祭祀场按时间顺序其实在这之后?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黑暗之魂3专题

买完东西继续和老防火女对话会发生以上对话,其中我们可以得到几个关键信息,被诅咒束缚。那么有谁被诅咒束缚了呢?老防火女,防火女,铁匠,古达,我认为有这么一些人被诅咒束缚在了祭祀场。这里,我们见不到铁匠,却可以捡到铁匠的锤子。而如果我们在游戏里攻击铁匠,铁匠并不会反击,而会在死亡的时候骂你混账东西。当我们坐在篝火再次刷新之后,铁匠会被复活,而当你和他对话的时候,他会说,我虽然是奴隶,但不是你的奴隶,并不给你提供任何服务。老铁匠是谁的奴隶呢?我认为老铁匠也是被诅咒束缚在了祭祀场之中。

而老防火女和防火女,你如果在游戏中将她们击杀,在篝火刷新后也会复活,防火女会说她还不能死,还没能完成使命,而老防火女则会说你做了无用功,而且自己还是个贪心的老太婆,然后道具就会涨价,却并不会丧失买卖道具的功能。

而老防火女说的那个为时已晚的女孩,就是一名防火女。而且这名防火女,就是我们的防火女姐姐。

没能见到英雄的防火女,为时已晚,迟到的英雄,化作经典悲剧的传说?

这一切仿佛正是发生在英雄古达,和这所古老的已经完成使命的祭祀场的故事。

为什么待得再久也没有意义呢?我认为是属于这座祭祀场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我们在主线白教圣女所在的地方,打破幻影墙壁就可以发现防火女的尸体,而这里我们也会获得影响结局的关键道具,防火女的眼眸。描述中写着这眼眸可以让防火女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所以我们也知道了现在我们的防火女姐姐王冠(眼罩)下是没有眼眸的。

而这里的眼眸也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因为即使你将眼眸交给防火女,她也不会揭开眼罩,而只是说她看到了什么,关于结局的分析网上也有很多,我们知道如果你将眼眸交给防火女后,她会问你是否希望无火的世界,本该守护火焰的防火女,却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选择。我们也从游戏的字里行间看出,防火女,本身就是一种诅咒,而灭火,很可能就是摆脱这种束缚的方法。所谓的眼眸其实是防火女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愿望,而成为防火女的条件,恰好就是喜欢那没有一丝光芒的黑暗啊。这也是为什么主角选择期望无火的世界后,祭祀场的BGM会变得略显轻松。

而这对最初的防火女的眼眸,我认为就是我们防火女姐姐自己的眼眸,这作里的防火女,自始至终,唯有一人。

老防火女这句话,印证了螺旋剑碎片所说的,完成了任务的祭祀场,任凭时间如何流逝,你也无法改变什么,这一切必定会发生,这是过去已经发生的事,你无法改变。

买完了东西跑完图,这里也就没什么了,我们就可以返回自己的祭祀场了。

接下来的事,容LZ整理一下语音,细细道来。

太刀哥的尸体,在他身上可以捡到混沌刀刃(另一把太刀)

回到祭祀场,我先来找老防火女

这里要注意一点,LZ目前是二周目,而第一次进入祭祀场并没有和老防火女对话。

而且我直接将给我们小环旗的女人击杀后击杀了舞娘,妖王,古达

也就是我先去了无火的祭祀场,验证我的猜想。

果然,回来后,按理说这应该是本周目我第一次和老防火女对话,显然

老防火女认识我,而且叫我大人,而不是灰烬大人。

然而接下来,老防火女立刻收起了自己的惊讶,改口叫我们灰烬大人,接下来的对话就没什么奇怪的了,就是介绍我是祭祀场的侍女,是卖东西的。

但是本该是第一次见面的老防火女为什么会认得我们?这就说明无火的祭祀场按照时间线来说,应该在我们的祭祀场之前,是否说明老防火女一直坐在这个位置没有移动过?

那如果不是我猜测的多重祭祀场,那么我认为这里应该是轮回祭祀场,但这又与之前螺旋剑碎片所说的完成了任务和老防火女说的等待再久也没意义有矛盾。

在无火祭祀场的老防火女被击杀后是不会复活的,而且会掉落一枚和之前给我们小环旗的老太婆一样的主祭戒指。这个戒指能否说明老防火女的身份?

那这个祭祀场和目的,是否是洛斯里克传火计划的一环呢?

在无主墓地的大量棺材,英雄古达的棺材,没有故乡的战士安眠的暗处,是否是将薪王们或是有可能成为薪王的无火之灰利用自己的力量集中在一起呢?

一开始我们取得了螺旋剑后,没有任何提示,便将我们送往洛斯里克的高墙。

而那个给我们小环旗的老太婆仿佛一开始便知道我们的身份和使命。

王妃这个角色很神秘,和天使信仰也有很大关系,而且可用的信息目前LZ收集到的并不多,这个我们之后再说。

起码我们知道,王妃,或者说洛斯里克的王室和这无主墓地是脱不了干系的。

接下来的故事,和一直坐在王位上,给我们冶炼BOSS魂。

享受着为王的荣光,语气亲切(个人认为)的薪王,放逐者鲁道夫有很大的关联。

在我们从无火祭祀场取得防火女的眼眸后,我们回到祭祀场和防火女姐姐对话,此时会多出交出眼眸的选项,这个选项将会影响结局,但此时我们先不交出眼眸,与防火女对话,防火女便会向你提问。

而问题,就是薪王鲁道斯是否向你说过什么(刚才打成了鲁道夫)

可见鲁道斯是知道内情的薪王,整件事中,老防火女和鲁道斯是站在上帝视角的。(个人认为)

防火女此时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疑惑,不再是之前那个只会向你重复无火之灰的使命的冷漠的防火女了。而防火女本身和薪王鲁道斯,有着很深的关系。

防火女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东西,但却不知道究竟失去的是什么。

什么东西对防火女来说非常重要却又十分可怕?

那就是防火女自己的意志,当防火女有了自己的意愿,不再坚守自己的使命而是向往着灭火,对世界来说,当然是可怕的事。

连自己的意志都没有,这也是为什么无火祭祀场的老防火女会说防火女是可怜的小女孩吧

(英文里是poor girl)

而此时的防火女虽然有了疑问,却仍还在恪守使命,或者说是被诅咒束缚。

但防火女的使命,真的是传火吗?为什么双王子拒绝成为薪王来传火?

为什么只有不见光芒爱上黑暗的人才能成为防火女?

为什么当防火女有了意志便会灭火呢?

还记得古达锁链的描述吗,为了自由,为了摆脱束缚,防火女是不惜任何代价的。

这里我认为涉及到了洛斯里克的宫廷斗争,或者说传火和灭火两派的斗争。

这里我们只简单提一下,关于洛斯里克宫廷,妖王,王妃,王妃的女儿,天使信仰,这些事。

容LZ再收集一些资料开开脑洞再说,如果大家有资料也可以发出来

洛斯里克的三大支柱之一的贤者,而代表这一派的初始贤者是对传火存在疑问,间接或直接的影响了王子并让王子决定不成为薪王任由初火熄灭的人。

我们从无火的祭祀场归来,拿到了防火女的眼眸并且还没有交给防火女,与薪王鲁道斯对话,他便会得知你已经去过了无火的祭祀场,并且他显然知道那里有防火女的眼眸。

薪王鲁道斯对一切都是知情的,只是若是你没有发现,他不会主动告诉你。

(不太清楚是不是只要不把眼眸给防火女然后对话就能触发这段对话,LZ一周目并没有这段对话)

这句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往事令人怀念,完成任务的无火祭祀场,难道薪王鲁道斯也曾经坐在那祭祀场里?

防火女失去眼眸的原因鲁道斯是知道的,这里LZ唯一的疑问,就是捡到眼眸的那具尸体,是不是我们的防火女姐姐的尸体呢?根据鲁道斯的话来看,这眼眸显然就是属于防火女的东西。

(这里有一个不成熟的脑洞,防火女的眼眸描述中说这是初始防火女的眼眸,而鲁道斯的话又让LZ认为这眼眸就是防火女姐姐的眼眸,那么死在种楼顶端,还有塔里那成堆的防火女的尸体,难道其实都是一个人?)

从这几句话,我们得知,放逐者鲁道斯本不是薪王,而防火女姐姐本来也不是防火女,两个人似乎是本就认识的,而且我认为鲁道斯成为薪王的契机就是防火女姐姐成为了防火女。

(看来官方给防火女姐姐找了个CP?)

鲁道斯知道无火祭祀场的事,防火女知不知道LZ并找不到什么有力证据,所以看不出来,但是失去眼眸的防火女甚至只会反复强调无火之灰的使命,所以我推测防火女应该是并不知情的。

接下来,薪王要给我们一些重要信息,并且从话里我们能得知薪王鲁道斯在整个事件中的立场。

我们知道,鲁道斯是掌握着炼成技术的,我们得到的BOSS魂就是由他炼成装备,而这里,他说他连防火女的灵魂都可以炼成,而且可以借此对防火女施加影响。

而当防火女失去了眼眸,或者说自己的意愿后,防火女的一切思维和行动都是可以被薪王鲁道斯操纵的。

鲁道斯这个角色,身为薪王,沐浴在荣光下,恪守自己身为薪王传火的使命。

在后期的对话里我们也可以看出,鲁道斯是自己选择了传火,选择了成为薪王,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愿,如果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那又怎么能说是诅咒,是不自由呢?

所以整个祭祀场里,只有薪王鲁道斯,未被束缚,未被禁锢,或者说,没有被诅咒。

5个被选中的薪王里;

噬神者和他的教宗在玩弄罪业的火焰静静地等待深海世界。

(这里LZ对这个永不熄灭的罪业火焰产生了疑问,混沌火焰已经熄灭,连初火都无法避免熄灭的命运,为什么罪业火焰却是永不熄灭的呢?还有何为深海世界,这个放在之后分析。)

巨人王回了老家罪业之都坐在王座上,等待自己的约定。

(和洋葱哥的约定,也许就是当自己再度醒来却不去传火时希望洋葱把自己杀掉完成传火的使命吧。)

不死队被深渊侵蚀,无暇顾及。

双王子干脆拒绝了成为薪王,等待火的时代终结。

只有放逐者鲁道斯,选择了传火,选择了接受命运,选择了沐浴在荣光之下。5个薪王,4个逃走,而心系传火的,仅有1人。

薪王不考虑品格,只考虑能力,灰心哥也为此吐槽过噬神者。而虽是矮子,我认为鲁道斯却是唯一有资格被称作薪王的人。

也许放逐者这个称呼所说的,其实是在这个大家几乎都不想传火的世界里,鲁道斯反而是个异类吧?

鲁道斯为什么要成为薪王,选择传火,为什么称灭火后的世界是离经叛道的世界?

因为鲁道斯认为那是黑暗无尽延续,一成不变的世界,而鲁道斯并不是防火女,他看不到那遥远未来的一丝火星。

而且我们也知道在3的剧情里,黑暗之魂1的主角必然是选择了传火结局,而一代代薪王传承初火,延续火的时代,这似乎是早已定好的事,这才是这个世界运行的法则。

火要灭了,就需要薪王,薪王的职责,便是传火。而灭火尝试改变?那是万万不可的。

薪王鲁道夫在你要转身离开时,便会这样告诉你。

而在你去过无火祭祀场之前,薪王鲁道斯只会向你诉说使命的意义,例如五位薪王,都是为了传火之类。

而当你触及了祭祀场真相,他反而开始问你的意见了。

他知道你触及了真相,要有自己的想法了。(换成游戏里来说就是你可以选结局了)

而薪王提醒你不要看轻防火女,有人分析成是防火女有阴谋的意思。

但我不这样认为,从字里行间我们看出,鲁道斯和防火女的关系应该并不简单,

他显然希望事情的发展符合防火女的意愿,当防火女全心全意进行传火时,他向你诉说传火的伟大。

而当防火女产生疑惑时,他便开始询问你的意见,他知道,一切的决定权在你,你是被选中的无火之灰,你可以改变防火女的想法。

而当你将眼眸给予防火女后选择希望无火的世界时,他会说我是根据自己的意愿成为了薪王。

而你,也要遵循自己的意愿,如果你要背叛(背叛传火的使命),那就更该如此了。

鲁道斯希望传火,为传火感到荣耀,但为什么这里却显得不那么重视传火重任,前后矛盾了呢?

所以我大胆推测,鲁道斯比起传火的使命,更在乎的是防火女的意愿。(并不是真实的意愿)

鲁道斯知道防火女希望的是无火的世界,但他却认为那是离经叛道,而成为了防火女失去了眼眸,被传火的使命束缚,当时他应该是高兴的,为此他成为了薪王,完成了传火的使命。

但再次醒来后,鲁道斯发现一切并没有改变,他或许摆脱了束缚,获得了自由,但防火女却还是依照使命守护传火,没有任何改变。而防火女的使命就如同诅咒一般,将她束缚在这祭祀场、就如同老防火女所说,可怜的女孩。

鲁道斯只能继续恪守自己作为薪王的使命,因为防火女希望这样。但当触及了无火祭祀场的无火之灰出现,给事情带来了转机,鲁道斯向你诉说往事,询问你的意见,或许其实是在寻求着一丝改变的可能吧。

(片头CG中巨人王从棺木中醒来,而且道具描述中巨人王是传过一次火的,而对话也提到鲁道斯很久以前便成为薪王,所以我认为应该是再次醒来)

这里的不要看轻防火女,我认为是在说,防火女是一切的关键,火的世界是否还会继续皆是取决于她。

另一方面体现了老薪王对防火女的关切。

她其实和你没两样,都是被传火给束缚住了。

这句话,看起来是在说防火女被传火的诅咒束缚,但其实和你没两样,这里很有意思。

无火之灰的使命是传火,无火之灰是被选中之人,这是我们一直被灌输的理论,我们也信以为真。

高举小环旗,抓回薪王,传火或是灭火,亦或是变成不死人篡火。

但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一切呢?我们真实的意愿是什么?

我们也被传火的诅咒所束缚了。

我们无火之灰真正的愿望是什么呢?

成为传火之人,束缚在诅咒中,在初始的火炉开始下一个轮回,没有任何改变。

灭掉初火,迎来无火的世界,完成了防火女的心愿,但只是希望灭火,我们又为什么要抓回薪王,而不是像洛斯里克王子一样静静的等待无火的世界到来呢?而且,即使火的时代终结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呢?

(灭火结局黑屏后防火女会说,灰烬大人,你仍然还能听到我的声音?)

篡火结局,你化身不死人,盗取火焰,迎来不死人的时代,但这是被变成不死人的你的选择,而不是身为无火之灰的你。

所以个人认为,没有奖杯的第四结局,才是真正的结局。

没有名字,甚至无法成为柴薪,被诅咒的不死

但是,正是如此

灰烬才会追求残火吧。

这个结局安排在灭火结局之后触发

防火女选择了背叛,选择了灭火,遵循了自己的意愿。

鲁道斯也说过,若是你要背叛,就一定要遵循自己的意愿啊。

所以,你遵循了无火之灰的愿望,盗取了残火。

也许这并不是个好结局?但是你最终脱离了束缚,做出了只属于自己的选择。

而上面这段台词,则是老防火女(听声音判断)说的,无火的祭祀场,只余一人,这人便是老防火女。

老防火女为什么说了这些?也许我们可以推断出祭祀场并没有消失,你的祭祀场也变成了无火的祭祀场一般,空无一人。也许这个祭祀场也完成了任务,空余螺旋剑残片,开始了下一个轮回。

但那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最终,你摆脱了束缚,得到了自由。

你是如此,英雄古达,何尝不是如此呢?或许,下一个无火之灰面对的,就是手捧残火的你呢。

宫崎老贼为什么不给这个结局奖杯呢?

我想大概是你遵循意愿,完成了你的,属于无火之灰的愿望,才是最大的奖励吧。

即使没有奖杯,得到了这段剧情,才是对我最大的奖励呢?

第一个片段就算是到此为止了吧,讲述了祭祀场,英雄古达,祭祀场的NPC们的故事,和LZ对结局的理解。

传火结局,最为伟光正,却是毫无改变。

灭火结局,却有遥远未来的一丝火星,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篡火结局,不死人的时代来了,也许卡斯大蛇的目标终于达成了?

但我认为,盗火结局,才是最符合主角这个无火之灰的结局。

传火,拯救的是别人的世界

灭火,毁灭的是别人的世界

篡火,创造的是别人的世界

只有盗火,才得到了属于无火之灰的世界

下一大章剧情还没想好,容我先来谈谈开场CG和之前有关的部分。

洛斯里克,这个地方围绕着整个故事的发展,你从洛斯里克出发,最终回到洛斯里克进行传火伟业。

转瞬即逝的土地,薪王辗转汇集,而在游戏中我们也能看出,一代的太阳王城,尤姆的罪业之都,无数的薪王选择在这片土地传火,我们也能知道,原初的火炉就在这里。

王意味着统治,而成为薪王,则代表权力转瞬即逝,这似乎意味着当你成为了薪王,最终都会像葛温大王一样,不可避免的烧干自己,成为了活尸。

而朝圣者发现了古语的真相,王中将离开王位呢?是否说明了薪王的不可持续性,当一个薪王完成了传火的使命后,他便失去了王位。

这片洛斯里克既然是薪王的故乡,那么大概是说明了传火之地都是像罗兰德一样,是时间停滞之地吧。

CG中,我们可以看到,祭祀场的钟塔钟声想起,从墓穴中唤醒旧日的薪王。

如果CG里的old word指的就是这里的话,那么当火将要熄灭,钟声响起,薪王便会复活。

一切像极了黑魂1我们主角的行动,那是不是我们敲响了大钟无意间复活了葛温大王呢?

当火的延续受到威胁时,钟声自会想起。

而这次唤醒的却是古老的薪王,甚至曾经传过火的薪王们。

轮回开始了。5个薪王,4个镜头,爬出棺椁的烂泥,苏醒的不死队,同样从棺材中醒来的巨人王尤姆。

而此时按照时间线来说,只有双王子才是在本次传火中第一次成为薪王,那么他们自然不会被钟声所唤醒了。

问题来了,第一个镜头所在的位置,恰好是古达的棺椁,这是否证实了,英雄古达也曾是薪王呢?

那么这里就可能印证了楼上的lankTOO与我讨论的猜想,古达也许就是鲁道斯。

如果古达只是历代薪王中的一位,那为什么他的棺椁出现在CG中,而放逐者鲁道斯却没有任何信息呢?

"I might be small,but I will die a colossus"

我也许现在很小,但我将会死的像个巨人,像个英雄,或者说,这句话实际上是鲁道斯在强调,自己对传火一事的重要性。而我们知道will,是将要,将要死去,而在你杀死英雄古达后,这段台词似乎就不再出现了(LZ目前没有见到过)。那是否说明鲁道斯此时完成了自己作为古达的使命,用死改变了传火的进程。

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么古达未能完成的任务是传火这件事可能性就进一步提高了。

鲁道斯对传火高涨的热情,可能恰好是为了弥补自己未能完成的使命?

CG中防火女姐姐的眼罩,中间的黑色漩涡有人说是深渊的象征。

但在游戏中我们可以看出隆道尔的不死人一派才是继承了深渊或者说深渊大蛇的意志。

那么这个王冠(眼罩)中的黑暗螺旋代表了什么就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了。

而从游戏的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出防火女可以说是一直站在我们这边的,连决定世界走向的大事听取的都是我们的意见。

CG中,防火女戴上这顶王冠时,是身着白袍的,就如同我们在流程中救回的白教圣女。

游戏中的防火女服装却是黑色的,那么让防火女喜欢上黑暗,接触了黑暗的,必定是这顶王冠。

这个王冠中的漩涡个人感觉与我们击败咒缚大叔后得到的冶炼炉的图标有几分相似。

而中间的漩涡,也许就是鲁道斯施展炼成技艺的媒介。

那我们大胆的猜测,这个王冠,会不会是薪王鲁道斯在成为薪王前,给了还未成为防火女。

想必这顶王冠是看透防火女本质的关键道具,戴上这顶王冠后,防火女便成了防火女。

而无数防火女的尸体,哪怕衣着一样,却没有同样的王冠,说明了这件道具是独一无二的。

回到台词,王终将舍弃王座。

看起来是在说剧情中抛弃了王座的4位薪王,但其实我认为这是在说,

选出薪王,传火续命,这种做法,治标不治本。

没有任何一个薪王能永远在王座上燃烧自己,延续火的时代。

除非,是我们的主角?

而这代我们主角的身份非常特殊,熄灭者,无火之灰,“unkindled”。这次我们的主角并不是不死人。

而这个特殊的身份我认为恰恰决定了主角的结局。

无火之灰的使命便是将薪王带回王座传火,而我们需要带回的,并不是薪王本身,而是王的柴薪,或者说,薪王的灵魂。

我们本身是没有资格作为柴薪去燃烧自己传承初火的,而在最终BOSS战之前的CG我们也看到是防火女汇集了5大薪王的火焰装进了我们的身体。我们才得到了传火的资格。

但,没有王者能永远坐在王位上,当5位薪王的灵魂烧尽后,我们又会剩下什么呢?

开头我们的主角被钟声唤醒,似乎可以说明我们的主角过去也曾是薪王,那么主角显然没有受到传火后燃尽灵魂所带来的变成活尸的诅咒。(我们也许可以认定尤姆成为了活尸)那为什么我们是灰,是熄灭之人,没有资格成为柴薪,却是被选中之人呢?这一切是否说明了如果薪王完全燃烧自己之后,应该是我们主角的样子,而从葛温大王的传火后开始的无数薪王并没能成功的燃尽自己,他们是不完全燃烧的薪王,残存了一丝价值。而我们,则是被完全燃烧的薪王。

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可以将这些烧过一次的薪王再烧一次

我们的目的是将舍弃王位的薪王找回来,抽出他们的灵魂,然后再燃烧我们自己。实现新的传火。

在你找防火女姐姐升级的时候,防火女会唱起一首歌,歌词大概就是:

将灵魂从他们的容器中抽出

彰显他们的不平等

通过火焰阐释

深埋在我的体内

回归到火焰无法触及的黑暗

让他们选择新的主人

填满灰烬

将他们赋予新的形态

在我们升级的时候,防火女也会说,请触及她体内的黑暗,而这黑暗,我认为并非深渊。

这是防火女将灵魂的力量赋予你这无火之灰的方法。

那么也许,唤醒无火之灰,让你找回薪王的本质目的,或许与二代中让你战胜四个巨物一样,是让你带回足够的灵魂来填满自己?

未燃者将会崛起,薪王舍弃了职责,这个重担自然落到了未燃者身上。

而你作为被选中的无火之灰,本身不能燃烧,即便你传火,燃烧的也是你通过防火女获得的灵魂。灵魂被赋予了新的形态,选择了新的主人。

防火女一开始也说了,她会照看营火,也会照看你,即使你是“毫无价值”的无火之灰。

主角可不是什么没有价值的灰烬,而恰恰是决定了这个世界走向的关键。

被诅咒的,连名字都失去的,不能死去的可悲的人,就是我们主角的设定。

而此“不死人”非彼“不死人”,你并非受到黑暗之环的诅咒而不死,而是因为你是无火之灰才不死。

一代的主角是被黑暗之环诅咒的不死人,可以成为薪王,传承火焰。

这次我们的主角或许曾为薪王,也曾经燃烧自己进行传火,但我们却产生了一些改变,我们成为了无法成为柴薪的灰烬。这看似诅咒,其实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曾为薪王的我们,逃离了轮回,没有成为丧失理智的活尸,没有成为被深渊缠绕的不死人,不必像王座上的几位王的残渣一样再次为了传承火焰而燃烧自己最后的价值。我们成了一个拥有自己的意志,一种近乎不朽的存在。

(游戏中似乎并未提及无火之灰会因为某种原因失去理性或是死亡,至于无火之灰复活的原理我目前还没有想明白,或许可以认为这是被钟声唤醒的灰烬的命运?)

我们不会死,也不会失去理智,我们没有成为柴薪的资格,却能接纳灵魂,传承初火。

那么,成为那个不断接纳灵魂,永远不会舍弃王座的薪王,是不是就是我们的使命呢。

或者说,是薪王鲁道斯所期望的结局。

唤醒无火之灰,尝试进行永不终结的传火,或许正是那渴望传火的小小薪王,最后一搏。

(此时背景中被主角拖拽的尸体,根据模糊的轮廓和接下来的手部特写,例如残存的像绷带一样的物体,我大胆的推测被你拽着的正是防火女的尸体)

仔细观察手上的带子,我认为可以间接确定这是防火女

这里我们就要说一说关键道具,余火

无火的余灰被钟声唤醒,开始自己的旅程。

而我们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传承初火?拯救世界?这是我们被灌输的目的。

黑魂一和二的主角,被不死人的诅咒困扰,甚至可以说是不得不踏上旅途。

而我们身为无火之灰,并没有类似的需求,那指引我们冒险的是什么呢?

正是余火,embers,当我们击败一个个BOSS之后,为什么会强制进入余烬状态?

因为我们夺得了余烬啊,吸引我们的正是英雄们的余火。

这一次的主角不会因为死亡而受到debuff,而只会因为获得余火得到血条增长。

余火能成为无火之灰的力量,所以传火并不需要全新的薪王,只需要我们无火之灰去夺取那些曾为薪王之人的余火,获得足够的力量用来传火。

而当力量燃尽之时,我们便可从火炉离开,自发的寻找余火,再次回来燃烧自己。

我们由此便成为了永不离开王位的薪王,而我认为一路促使一切达成的,正是薪王鲁道斯。

但当你对传火存疑之时,鲁道斯便不会再勉强你,而是要你遵循意愿,也可以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搏。

成则传火,不成则灭。

毕竟一个不期望火存续的灰烬怎么能成为永不离开王位的薪王呢?

可惜主角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CG中的主角身穿传火套装,似乎也是在暗示着我们曾经是薪王,曾经经历过传火,接触过火的本质。

空中的灰烬飘落,落在主角这个无火之灰的身上,暗示着未来是灰烬的时代。

既然无火之灰的本质就是寻求余烬,那我们作为无火之灰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用过这个原动力来解释。

那么我们斩薪王,夺灵魂,来到原初之火,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而结合刚刚拖拽着防火女的镜头,我认为这正是在暗示我们结局,我们的目的,是得到原初之火的余火。

为什么你选择盗取火焰的时候,防火女看起来像是要护住火焰呢?

我认为因为只有防火女才能被彻底熄灭火焰,达成无火的黑暗世界,等待遥远的黑暗未来中那一点火星再次燃起这个世界。但这归根结底,根本没有改变什么。未来的初火仍会熄灭,世界又将陷入传火与灭火的轮回。

而我们促使这个世界做出了改变。

而我们接下来看盗火结局的台词。

Namless acursed undead, unfit even to be cinder.

And so it is,

that ash seeketh embers.

这里恰好重复了开头描述我们的台词

无名无姓,遭受了不死的“诅咒”无法成为柴薪的我

正是如此,我才会追寻那原初之火的余火吧。

而我们也知道,余火是我们无火之灰力量的来源,夺得余火便是得到了力量。

我们夺走了薪王以及各种强者的余火,甚至夺走了原初之火的余火。

火既没有被传承,也没能熄灭,而是成为了余火,在我们的体内燃烧。

成为了灰烬之王力量的源泉,因为我觉得,恐怕这个结局

恰恰是开启了属于我们无火之灰自己的时代吧。

或许封面上的主角,左手正是捏碎了原初之火的余火呢。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黑暗之魂3专题


相关文档

《黑暗之魂2》原罪学者隐藏结局剧情对话及流程攻略
《黑暗之魂3》背景故事及隐藏剧情视频赏析
《黑暗之魂3》洋葱骑士结局剧情解析
《黑暗之魂3》洛斯里克城剧情背景图文解析
《黑暗之魂3》新dlcpv剧情解析攻略
《黑暗之魂2》月亮钟楼隐藏剧情猜想 脑补向分析
《黑暗之魂3》太阳公主剧情及相关人物细节分析
《黑暗之魂3》隐藏墙鳄鱼打法解析攻略
《黑暗之魂3》DLC剧情解析攻略
《黑暗之魂3》环之城剧情及背景图文全解析
《黑暗之魂2》原罪学者隐藏结局剧情对话及流程攻略
《黑暗之魂3》洋葱骑士结局剧情解析
《黑暗之魂3》新dlcpv剧情解析攻略
《黑暗之魂3》太阳公主剧情及相关人物细节分析
《黑暗之魂3》DLC剧情解析攻略
《黑暗之魂3》背景故事及隐藏剧情视频赏析
《黑暗之魂3》洛斯里克城剧情背景图文解析
《黑暗之魂2》月亮钟楼隐藏剧情猜想 脑补向分析
《黑暗之魂3》隐藏墙鳄鱼打法解析攻略
《黑暗之魂3》环之城剧情及背景图文全解析
电脑版